平凡中的伟岸 ——追记四川省通江县委巡察干部景龙呈

发布时间:2018年8月6日 10:20

图为景龙呈为文峰乡土门村困难群众发放产业发展奖补资金。(图片由通江县纪委监委提供)

暮春时节的四川,天气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今年4月20日,星期五,巴中市通江县委第二巡察组进驻铁溪镇的第3天,阴霾的天空中又飘起了雨滴。

狭窄的山间车道上,一辆轿车载着第二巡察组副组长景龙呈等5人冒雨行驶,返回80公里外的通江县城。第二巡察组组长周凯还记得,前一天傍晚和景龙呈在铁溪镇街上散步时,这位极少请假的战友提出,打算趁周末去绵阳看看即将中考的儿子。

雨刷频繁甩动,却仍来不及抹去瓢泼而至的雨水,一切都来得太快,包括这场猝不及防的事故。13时05分,景龙呈的生命在一阵尖锐的刹车和碰撞声中戛然而止,带着对事业的热爱和对亲人的遗憾,永远定格在了42岁。

他有一双“火眼金睛”——
巡察路上不辱使命

在通江县委巡察办,一份《县委第二巡察组巡察铁溪镇工作人员考勤表》,记录了景龙呈生命中最后3天的足迹。

4月18日下午,进驻铁溪镇并召开巡察动员会;4月19日,对铁溪镇银行存款、现金进行盘点;4月20日上午,在铁溪镇中心卫生院开展谈话……

尽管与景龙呈的交集只有3天,一件小事却让铁溪镇纪委书记简辽对他的工作节奏有了深刻认识。

4月18日,巡察动员会召开后的当天晚上,正在办公室整理资料的简辽接到景龙呈的电话。他下了楼,看到景龙呈和几个同事正在镇政府的坝子里等他。

“按照要求,巡察公告不仅要张贴及时,还要贴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像你们这样简单处理是不行的。”景龙呈上前一步,指着镇务公告栏说。

简辽顿觉心虚,自己只是“偷了一个小懒”,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揭穿”。殊不知,这些细节,景龙呈借着晚饭遛弯的间隙,已不动声色检查完毕。

作为通江县财政监督检查局副局长,景龙呈在被抽调担任这轮巡察组副组长之前,已有过两次巡察经历。县委巡察办看中的,正是他过硬的能力和较真的品格。

县里熟人朋友等关系错综复杂,巡察工作容易得罪人。对此,景龙呈不是不知道,但他有自己的看法:“我从事的财政监督检查工作本身也是得罪人的工作,但只要没有整人害人之心,现在得罪他们,是避免他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以后他们就会理解的。”

在原则面前,哪怕十多年的友情也要吃“闭门羹”。

2017年10月,通江县委第三轮巡察进驻沙溪镇。动员会刚开完,沙溪镇财政所副所长刘继华私下里告诉镇党委书记李天志:“那个景龙呈我跟他很熟!”

大学毕业后,刘继华和景龙呈相继进入财政系统,两人私交甚好,每个月都要见两三面。有了这层关系,原本内心忐忑的李天志相信,“没有沟通不了的领导”。

出乎两人意料,刘继华以个人名义三番五次邀请,都被景龙呈婉拒。“就咱俩的关系,别说一顿饭,就是天天吃住在你们家都可以。”他这样解释,“但这次不一样,巡察工作有纪律,希望你理解。”

巡察发现,沙溪镇2015年至2017年单位门市租赁收入的11.6万元一直滞留在镇机关的账户上。刘继华又找到景龙呈,希望由他出面通融一下不要上报,结果再次碰了钉子。

一个月后,巡察组向沙溪镇党委反馈了23个问题,其中,滞留应缴财政款项赫然在列。“当时我觉得他太不通人情。直到后来听说邻乡财政所领导因为挪用公款、受贿被查处,我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刘继华说。

沙溪的冬天潮湿阴冷,李天志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看见景龙呈埋首在几大箱的账本和成摞的巡察工作底稿中。但他清楚地记得,每天早上在食堂,总能看见景龙呈那双因疲惫充血但却神采奕奕的眼睛。

誓言无声。景龙呈一次次用行动诠释着一名巡察干部的使命担当。

据统计,仅对6个单位党组织的巡察,景龙呈就翻阅账本878本,谈话89人次,反馈问题110个,移交问题线索52个,有针对性地提出合理化意见建议16条。

他有一副“铁脑壳”——
原则面前决不妥协

对原则的坚守,是景龙呈多年从事财政工作养成的职业习惯。

自2000年5月参加工作以来,景龙呈先后就职于钟凤乡、烟溪乡、永安片区财政所、县财政局、县财政监督检查局。县财政监督检查局原副局长肖静与他共事了18年。

在肖静的记忆中,景龙呈有一副大嗓门,性格开朗的他总能为大家带来欢声笑语。可在工作中,他也经常为了一个问题与对方争执不下、面红耳赤。

“同事们说我跟景龙呈讨论问题就像吵架。”肖静告诉记者,“遇到原则性问题,他从来都是寸步不让、决不通融。”

有好几次,两人因意见分歧互不相让,最后不欢而散。等不到三分钟,景龙呈又笑呵呵地跑过来主动解释和说明原因,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他这种‘对事不对人’的性子,让人怎么都生不起气来。”肖静说。

这个憨厚朴实的巴山汉子平日里不拘小节,唯有一项从未妥协,那就是纪律和规矩。他也因此成了局里出了名的“铁脑壳”“一根筋”。

“恪守原则”,也是通江县人社局干部黄国平从景龙呈身上学到的珍贵品质。因为巡察,两人成了同事,年长十岁的景龙呈对黄国平而言,在生活上是大哥,在工作时却十分严厉。

一次,两人在分别统计一项数据时,出现了几百元的出入。检查发现,原来是黄国平录入数据时,把小数点后应保留两位的数据抹去了一位。看到黄国平不以为意,景龙呈发了火:“财务工作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能有丝毫大意!”

从一开始觉得委屈,认为景龙呈太过较真、不懂变通,到逐渐明白这样做不仅是对被巡察单位负责,更是在帮助自己成长,黄国平慢慢理解了景龙呈的良苦用心:“能有机会认识这样的良师益友是我一生的幸运。”

通江县财政监督检查局在三合乡开展财政资金安全检查时,发现该乡财政所原副所长向鹍涉嫌多次挪用单位公款204万元投资工程项目,数额巨大。

在局里召开的专题会上,景龙呈和肖静当面拍了桌子。肖静动了恻隐之心。她建议,看在向鹍已经及时归还资金的分上,能否不要将问题线索移送给纪检监察机关。

景龙呈则认为,必须坚持原则,不能置党纪国法于不顾,不能“放水”、不能“手下留情”,必须立即向相关部门专题汇报这一重大线索。最终,根据移交的线索,通江县纪委监委对向鹍启动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今年4月25日,景龙呈走后的第5天,通江县检察院依法对向鹍涉嫌挪用公款、受贿案提起公诉。

他有一颗炽热的为民心——
不知疲倦的“第一书记”

脚踩一双胶鞋,身穿一件军绿色冲锋衣,肩挎一个军用水壶,手提一个深色背包,脸因山路跋涉被太阳晒得通红——2015年9月一天,文峰乡土门村村口,村委会主任潘庆泉有点儿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汉子就是来村里挂职的第一书记景龙呈。

土门村曾是当地有名的“三无村”,无办公场所,无安全饮水,无主导产业。刚来土门村的时候,景龙呈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借宿在潘庆泉家里。

要想富,先修路。当时,土门村的路烂得不成样子。景龙呈刚一上任,不少村民向他抱怨:“每到落雨天,出门穿一身干净衣服,回来浑身都是泥巴。”

在十八弯的山路中修一条平整的水泥路谈何容易。景龙呈随即到县扶贫和移民工作局反映情况,争取到资金,并将该路段纳入了联网村道路升级改造。

在之后召开的村民大会上,景龙呈宣布道路开始动工修建。“村民鼓了很久的掌。”潘庆泉回忆说。两个月时间里,一条长1.2公里、宽5.5米的泥碎路便初具雏形。

村里修建办公场所的时候,每天一大早,景龙呈就和村民们一起用背篓到侧面的松树林里捡石头回填路面。那几个月,潘庆泉常常看到景龙呈的双肩上有两条被背篓勒出的红印。

和县城不同,土门村民的生活习惯是一天两餐。为了不给潘庆泉添麻烦,早出晚归的景龙呈就自己想办法填饱肚子。一个偶然机会,潘庆泉瞧见景龙呈半开的手提包里,除了铺盖卷之外,竟然全是方便面。

后来,景龙呈有了自己的宿舍后,要给潘庆泉500元钱当做借宿期间的水电费,潘庆泉说什么也不要。最后,景龙呈偷偷把钱压在了潘庆泉家厨房的案板下面。

今年的盛夏时节,在当地创办了一个农业科技公司的刘传友,一看到1000多亩核桃树上挂满了鸡蛋大的核桃果,总是回想起景龙呈刚到土门村时,公司因资金链断裂面临倒闭的场景。

2015年10月,刘传友的办公室里迎来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刘总,我是来雪中送炭的。”此前与他仅有一面之缘的景龙呈背着挂包,把15万元现金交到了刘传友手上,解了公司的燃眉之急,更留住了几百名村民的就业岗位。

在村民蒲正炳的记忆中,景龙呈总是手上拿着一个笔记本,穿梭在农田间、村社里,仿佛不知疲倦。

7月,土门村的玉米熟了,又是一年好光景。望着自家一人多高的玉米地,蒲正炳的眼眶有些湿润:“如果景书记能看到今年的收成,不知道该有多高兴……”

信息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中国纪检监察报